城固| 庆元| 库尔勒| 祥云| 关岭| 若羌| 峨边| 青阳| 什邡| 孟津| 临沂| 天安门| 恭城| 句容| 景宁| 思茅| 平原| 嘉峪关| 巴彦淖尔| 甘德| 青县| 沧源| 礼县| 沿滩| 鄂托克前旗| 都安| 咸宁| 盘山| 化德| 通州| 贺兰| 田东| 汝南| 成县| 高要| 连山| 莱芜| 南华| 溧水| 安吉| 江华| 乐安| 汤阴| 永靖| 兰坪| 济南| 比如| 定陶| 大宁| 资阳| 南陵| 北碚| 高碑店| 汶川| 阳曲| 亳州| 北海| 微山| 锡林浩特| 肇东| 芮城| 康乐| 沙坪坝| 湖南| 衡阳市| 寿光| 射洪| 徐闻| 营山| 潜江| 韩城| 云霄| 浏阳| 酉阳| 郸城| 新会| 茂名| 德清| 肇庆| 伊通| 斗门| 开阳| 曲靖| 正镶白旗| 呼玛| 扶风| 济南| 拜泉| 新县| 青田| 仙游| 洪江| 南康| 岷县| 淄博| 玉溪| 虞城| 唐县| 蓬安| 鄂温克族自治旗| 阳江| 茂港| 同心| 永兴| 岳阳市| 舒兰| 秦皇岛| 姚安| 石龙| 贡嘎| 西盟| 凤庆| 增城| 呼伦贝尔| 桃江| 延吉| 扎囊| 东港| 右玉| 盐亭| 四川| 沧源| 仁化| 嘉定| 苗栗| 上甘岭| 澧县| 南澳| 东至| 炉霍| 黑水| 台中市| 寿光| 澄迈| 和硕| 高要| 来宾| 大方| 稻城| 靖州| 呈贡| 巴里坤| 敦煌| 宁海| 会东| 木兰| 贵南| 临城| 横山| 鹤峰| 吴起| 四川| 峨眉山| 久治| 台北县| 班戈| 澎湖| 正定| 社旗| 乌苏| 澧县| 宽甸| 兴义| 峨眉山| 玛沁| 沧源| 鲁甸| 马龙| 宁陕| 纳雍| 南澳| 洪江| 逊克| 海门| 交口| 宜丰| 普定| 芮城| 仁怀| 日土| 庆元| 雷州| 独山| 萍乡| 呼兰| 龙泉| 伊通| 察哈尔右翼中旗| 吉安县| 上虞| 台前| 泸州| 怀来| 盐山| 鄯善| 博野| 商城| 小河| 安吉| 灌南| 德兴| 周口| 通江| 扎囊| 曲麻莱| 铜梁| 嘉荫| 新邱| 布尔津| 四会| 左权| 辛集| 七台河| 宜州| 罗山| 元江| 库车| 黄山区| 雁山| 江源| 马关| 尉氏| 云阳| 温江| 萨嘎| 民勤| 新平| 福建| 松潘| 永川| 哈尔滨| 双阳| 南溪| 四方台| 歙县| 和林格尔| 宁明| 穆棱| 汝城| 东乡| 沧源| 都昌| 南汇| 喀什| 洪江| 茶陵| 秭归| 武川| 普兰| 从化| 吕梁| 奉节| 蒲城| 额敏| 召陵| 垫江| 射洪| 广丰| 柞水| 铜陵市| 田阳| 兴和| 尉犁| 石柱|
昆明网
新闻  | 
旅游  | 
美食  | 
娱乐  | 
健康  | 
房产  | 
民声  | 
汽车  | 
教育  | 
便民  | 
招商  | 
网站地图    
::昆明网 > 新闻 > 州市新闻 > 楚雄 > 正文

两会芮观察:云南代表委员热议抗旱

http://www-kunmingd-cn.yinshua119.com/http://www-kunmingd-cn.yinshua119.com/ 2018-11-17 13:19来源: 未知 点击:
标签:莱德 坑园

全国政协副主席黄孟复:企业要尽量满足职工工资正常增长的要求

两会芮观察

今天,全国政协十一届五次会议在人民大会堂开幕,面对错综复杂的内外部环境,经济发展如何实现稳中求进就显得尤为重要。在去年的两会上,温家宝总理曾指出,在今后收入分配当中要实行两个“同步”,就是居民收入增长要同经济增长同步、职工工资增长要同劳动生产率同步。就在去年,我们的个税起征点提高了,我们的最低工资标准也提升了,这些变化对缩小城乡之间的收入差距、扩大中等收入群体的规模,都起到了明显的作用,但我们也要看到,在收入分配改革领域还存在很多难点,如何遏制行业之间收入差距扩大的势头?如何让经济发展速度与大家的收入同步等等这些问题,我们希望,在今年的两会上能够找到答案。就在今天的两会现场,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的记者专访了全国政协副主席、全国工商联主席黄孟复。

欧阳智薇(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记者):黄主席您好,请先给我们介绍一下您今年带来的两会提案。

黄孟复(全国政协副主席、全国工商联主席):我们建议政府应该减税、减费,职工的工资的增长不光是企业的事情,也是政府的事情。现在政府收入的增长和财政收入的增长远远高于GDP的增长、远远高于中小企业利润的增长,所以政府现在也有条件进行一些减税,而且政府现在也这样做了,但是我们觉得力度还需要加大。

黄孟复表示,应该加大对小微企业减税减费的力度,因为世界经济前景更为不确定,出口增长可能下降,国内经济增速可能会放缓。

黄孟复(全国政协副主席、全国工商联主席):GDP不可能维持像以前这么高的增长速度,在这种情况下,工资还是要刚性增长,那么这个问题怎么解决,现在企业也在研究这些问题。我们提的建议就是企业家在困难的情况下,尽量是满足职工正常增长工资的要求,但是也不能增长得过快。

黄孟复还谈到了如何缩小行业收入差距的问题。

黄孟复(全国政协副主席、全国工商联主席):关键的措施是打破垄断、引入竞争,一竞争以后,它的垄断利润就消失掉,大家靠竞争性能获得的高收入,群众觉得是能够接受的。

两会云南代表委员:集思广益谋抗旱

在今年的两会上,云南持续三年遭受的旱情引发了多方的关注,怎样度过难关、怎样把抗旱的好办法巩固下来,参加两会的云南代表们也有不少好的建议。

李福珍(全国人大代表):现在我们的干旱非常严重,我们很多的甘蔗都已经绝收了,如果未来几个月还不下雨的话,我们的秧苗都栽不进去了,甚至影响到我们哈尼梯田传统的耕作。

张秀兰(全国人大代表):保农业生产这一块,原来的水利工程由于我们水源没有了,所以现在还是采取主要保人饮的过程中保农业生产,尽可能采取调水的形式,但是调水难度挺大的。

王瑛(全国人大代表):这三年来,围绕着干旱,我连续提了三个建议,前年我提了一个加强水资源保护的建议,去年是提了一个加强农村水利建设的建议,今年是要提一个关于建立一个水资源保护的长效机制、综合治理的建议。

龙江(全国人大代表):科技抗旱第一个主要是培育耐旱的品种,我们的粮食作物,我们开发的耐寒的品种;第二个,我们采用一些比如说光伏太阳能的抽水设备,这是我们研发出来的,也是为抗旱做贡献。

【走基层 直击云南干旱】云南元谋干旱区七成农作物绝收  本月底吃粮告急

对于云南旱情,两会代表委员们提出了不少的建议,而不久前,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的记者走基层,就来到了干旱最严重的云南楚雄,和当地村民一起,经历了长途取水的艰辛。

在云南海拔近2000米的乌龙山脉,汽车行驶在山脊上,进入记者视线的是一片枯黄的景象,一块块土地裸露着,正在生长的小麦,有些已经干枯。

芮成钢(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记者):我现在就在云南楚雄州元谋县姜驿乡的小麦田里,因为三年连续的大旱,我们注意到,这里的小麦的生长情况非常让人担忧。我们脚下的这些麦穗在正常的年景里头应该是郁郁葱葱,高度应该齐我们的腰身这么高。然而现在这里的小麦的高度还不到我们的小腿。而且是非常的荒芜,生长的情况非常不好。我们随便掰开里面的一个麦穗,可以看到,里面的果实是非常的不饱满,很多的麦仁都看不到,很多地方都是空的。所以这也让我们联想到,今年的姜驿乡种小麦的农民,可能会面临大面积的绝收。因为这场干旱,给他们的生产生活带来非常大的挑战。

村民(云南元谋县姜驿乡):像这种麦穗就是晒干以后,也打不出什么,打不出来了。

芮成钢(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记者):今年这一亩麦田,对你来说,除去成本,还能挣到钱吗?

村民(云南元谋县姜驿乡):基本上成本很难拿回来的。

芮成钢(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记者):你们这些麦子是自己吃还是准备拿出卖?

村民(云南元谋县姜驿乡):一般都是自己吃,像今年就是根本卖不了了。

记者注意到,正在收割小麦的农民,不是用镰刀,而是用手在拔小麦,记者也去拔了一下,发现轻轻一拽,小麦就连根拔出,不带泥土。

村民(云南元谋县姜驿乡):你镰刀一割,泥巴就起来了。那么一拔小麦,一拔一下就起来了,因为没有下雨,土也比较松。

芮成钢(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记者):就是以前正常的情况下,应该是长的比较结实的,拔都拔不下来,用镰刀收割才行。

村民(云南元谋县姜驿乡):是的。

老乡告诉记者,一般庄稼有收成的时候,麦草秸秆可以拿来喂牲口,但是由于不少麦子没长大就干死了,麦草秸秆也不够喂牲口,加上人畜饮水困难,粮食缺口也在加大,现在村子里不少人家不得不将交通生产离不开的骡子、马卖掉,以度过难关。由于三年连旱,元谋县姜驿乡去年有近两万亩大春农作物、去冬今春有17000亩小春农作物,70%绝收。全乡的百姓,到今年三月底将面临吃粮的困难。

芮成钢(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记者):那么整个粮食的缺口,我们计算一下,大概是多大?

黎建勇(云南元谋县姜驿乡党委书记):我们算一下,按照这个人均一个月15公斤来计算。我们的缺粮是在75.6万公斤,这个缺口。

芮成钢(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记者):那么这个缺口,我们当地的政府,我们通过什么样的办法来给它补上?

黎建勇(云南元谋县姜驿乡党委书记):我们想今年每月定期给群众发放救济粮,让民众度过这个粮食困难的局面。

【走基层 直击云南干旱】云南楚雄加班加点急引水  3亿元缺口成拦路虎

据云南省防汛防旱办公室的最新消息,截至到2月底,云南13州市91个县市区,有630多万人受灾,局部地区出现人畜饮水困难。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的记者在走基层的过程中了解到,如果云南近期没有明显有效的降雨,一些县城将陷入无水可用的境地。

张晓鸣(云南双柏县县委书记):新华水库是县城供水的主要水源,目前可用水只有3万多立方,加上去年应急建设的栗树埂调水,整个县城的可用水只有16万立方,到下个月,3月下旬,如果没有明显的降雨,整个双柏县城将面临无水可用的境地。

张晓鸣告诉记者,云南双柏县城人口3.9万人,因为水源的紧张,已经关停了部分的用水企业,而在整个楚雄州有近三分之一的人口出现饮水困难。

任锦云(云南省楚雄州副州长):预计这76万人的饮水都有困难的话,他们的农作物也肯定是受到了严重的影响,我们缺粮的人,这个缺粮的数量大概就是两万吨。

任锦云告诉记者,现在很着急的事情就是要尽快兴建更多应急工程,在双柏县记者见到,双柏县引水工程还差5公里就能接到县城。

任锦云(云南省楚雄州副州长):我们加班加点干的话,还有三个月就能引到水,类似这样的我们全州应急工程,还需要兴建41座。

据记者了解,云南楚雄要完成这41座应急工程,需要资金1.96亿元,而目前资金缺口比较大。任锦云告诉记者,在楚雄的坝区采取的是工程引水的办法,而在高海拔地区,则采取的是修建水窖,而修建水窖的资金也很困难。

任锦云(云南省楚雄州副州长):有了这几个水池,这几块地呢,今年应该说就可以有一点丰收。我们现在呢,就是计划在近年内,能够增加五万个。而每一个需要2.5亿的资金,可以自筹一半,包括同工同劳包括一些材料费,那么我们现在还缺口1.25亿。

【走基层  直击云南干旱】高山居民水源断绝   记者体验长途取水

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记者在云南走基层时发现,云南97%以上是山地,绝大部分乡镇都分布在山上,这里有一句顺口溜:人在山上住,水在地下流,这次干旱一来,山上的乡镇旱情就更加严重。居住在海拔2000多米乌蒙山脉上的阿谷租老村的傈僳族村民,现在唯一的饮用水源已经枯竭,姜驿乡政府为此在村里组织了一支取水队。我们的记者也跟随他们,踏上了艰难的取水路。

芮成钢(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记者):这里就是金沙江畔乌蒙山脉上的阿古租老村,阿古租老村一共有38户人家,140多口人,都是傈僳族人。这里也同样因为云南连续三年的大旱,所以饮水困难。村里的人告诉我,为了喝水,他们必须要到山脚下的金沙江畔去取水,然后把水拉回来。那么金沙江呢,虽然看起来离的很近,好像就在阿古租老村的脚下,湍急的流淌着。但是实际非常不容易走到。

取水的队伍早上八点从村子里出发,记者看到,这里的山形非常的陡峭,行走的小路非常窄,非常陡。虽然到江边只有5公里,可是取水队伍的速度非常缓慢。

芮成钢(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记者):我觉得这个路特别滑,刚才好多地方我整个人像滑下来一样,前面的路还跟这个一样陡吗。

村民(云南元谋县阿古租老村):对,陡呢,前面的路更陡。

取水的骡马队走得很慢也扬起了一阵灰尘。这里半年多没有下雨了,到处是一片焦灼的景象。记者注意到,由于长期过度缺水,村里的羊和狗都自发加入取水队伍中,他们的目的是跟着人们到江边去喝水。5公里的路,走了两个小时才到达江边。村民们将水桶装满水,绑在骡子和马身上。回来的路更艰难,沙石路很滑,坡很陡,有些地方负重的骡子也上不去。

村民(云南元谋县阿古租老村):一、二,走。

这样要靠人帮忙的陡滑路段有好几处,每个人都累得满头大汗。非常口渴,他们会采摘一些野果子来解渴。

芮成钢(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记者):我们刚才从江边走上来,走了一个多小时,还真是又累又渴。现在呢,休息一会儿,吃上刚才村长们和大家一块采的这个,他们当地人叫橄榄果,这个橄榄果,还真是非常的酸,但是酸后之后回甜,所以呢吃了这个还真是解渴,而且还省水,不用再喝水了。

回程走了3个多小时,到下午一点多,取水的队伍才回到村子里。每一匹骡子所拉的两桶100来斤的金沙江水,可以够一家4口人两天的饮用和生活用水。

【走基层 直击云南干旱】人均年收入千元  元谋43乡无贫困补助

芮成钢(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记者):我们看到,高山上的居民取一次水就要走五六个小时艰难的山路,而村民们告诉记者,这样艰难的取水生活他们早已习惯了。阿古租老村从来就缺水,干旱前村子里有一股山泉,但不够村民饮用,他们不时要到金沙江去取水来补充。那么,为什么阿古租老村没有想到要建一个抽水站,直接将金沙江水抽上来呢?

张明海(云南省元谋县副县长):从金沙江取水到我们村子里面,海拔的高差接近有900米,如果建一个泵站的话,三级泵站,总的投入在800万元左右,建成后最大的困难在于使用的成本比较高,每一方水的成本超过5元。

张明海告诉记者,每吨五块钱的水价加上维护成本,对于人均年收入只有1000元的村庄来说,无疑是天价,泵站饮水并不可行。

张明海(云南省元谋县副县长):我们近期尽快要做的,就是在村附近开展积雨工程建设,到了汛期把自然降水收集完后,枯水季节再用。

除了缺水,记者也注意到,这里的土地也很贫瘠,在乌蒙山脉上行走,随时都能看到已经搬迁走了的村庄。而搬迁,也是目前阿古租老村民的愿望。

芮成钢(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记者):村庄里有些房子已经没有了屋顶,旁边的都是一些废弃的田地。正是因为这里的自然条件极其的恶劣,常年的干旱缺水等原因,从1995年1996年开始,当地的政府就开始组织村民们搬迁,一部分村民已经搬迁到了更适合居住的地方去。

张明海(云南省元谋县副县长):全县还有43个自然村、6286人,他的生存条件是非常的艰难。现在群众有这个搬迁的愿望,按照现在的这个异地安迁的,搬迁的政策,每一户政府的补助资金是两万块,两万块的话,其中还有五千也是用于公共基础设施的,直接用于农户建房的只有一万五千元。这个资金明显是差距比较大,老百姓本来就贫困,再建房的话,一万五千元,建不了。

张明海告诉记者,无论是建水泵站,还是搬迁,靠元谋县的财政收入根本无法解决,国家的扶贫支持虽然可以给予一定的帮助,但是拥有43个赤贫村的元谋县却没有被列入国家贫困县范围。

芮成钢(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记者):我们注意到这样两组数据的对比,这里的蒸发量是它每年降雨量的六倍。换句话说,就是这里每年蒸发的水分要比它雨水降的这个水分要多六倍。同时,这里的财政支出是它每年财政收入的八倍。每年的财政收入只有一个多亿,但是,每年的财政支出高达八个多亿,是一个典型的入不敷出的这样一个县。但是就是这样一个县,偏偏按照我们的编制理论上来说不属于国家规定的贫困县范畴。没错,元谋县的人均收入,可能在五千多元人民币。但是我们去到很多的村庄,元谋县的这些乡镇,往往人均收入只有一千多元人民币。这就不得让我们去问这样一个问题,这样一个县,因为它不是被划分成为贫困县,所以拿不到很多国家更多的支持和帮扶的政策。而我们查了一下,我们目前的贫困县的划分的标准还是在八十年代,在大约30年前制定出来的标准。这30年当中,我想中国的山山水水,很多经济的和生活的现实,都发生了很多的变化。我们贫困县的划分,可不可以精确到乡,而不仅仅停留在县的这个程度,这也是一个值得我们思考的话题。

原文地址:http://news.sina.com.cn.yinshua119.com/c/2018-11-17/002924054035.shtml

(编辑: 小兵)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流沙东街道 受录乡 洪东社区 西长安街 环水道
谢家滩乡 湖州新村 温泉南区 丰庄镇 富强道茵春里
铁提乡 浮山镇 水库新村 道口镇 三元居委会
潮州 前百户胡同 澳门特别行政区巴县 马场坪街道 浙江宁海县西店镇
王串场一路华鹏里 丰户营西站 山西报社 滨河乡 青山嶂
巴日乡 留家铺 小磨盘院 哈拉道口 土庙子村
独流镇 沙埂子 板厂南里社区 马棚村村委会 岳阳道永定里
江苏江宁区汤山镇 西坡镇 广西自治区 太平街三道弯胡同 大兴区经济技术开发区
克隆侠蜘蛛池 http://www.kelongchi.com/